“金牌”亮起 場外配資“迫降”

兩道“金牌”

“一起渡過這個難關。”7月13日凌晨4點,米牛網CEO柳陽在一封公開信中說,7月12日深夜,公司管理層集體作出一個艱難決定,停止股票質押借款中介業務。

這位知名股票配資網站的CEO說,股票質押借款中介業務是米牛的明星業務,業務的靈感來自于對線下傳統配資業務的規劃化、去中間化和實名制改造,自2014年9月8日上線以來,累計交易額達到49.23億元。柳陽說:“由于時間倉促,盡管我們之前有所準備,但這個決定勢必會對公司帶來巨大的影響。”

讓柳陽倉促作出如此重大決定的一個重要原因是,7月12日證監會下發的《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這份文件表示:“一段時期以來,部分機構和個人借助信息系統為客戶開立虛擬證券賬戶,借用他人證券賬戶、出借本人證券賬戶等,代理客戶買賣證券,違反了《證券法》、《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關于證券賬戶實名制、未經許可從事證券業務的規定,損害了投資者合法權益,嚴重擾亂了股票市場秩序。近日隨著市場回穩,這些違法現象又出現了卷土重來的勢頭,可能再次危及股票市場平穩運行,必須予以清理整頓。”同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也向各地網信辦和網站下發通知,要求全面清理“配資炒股”等違法網絡宣傳廣告信息。

實際上,這已并非監管層第一次規范場外配資。早在今年2月,證監會就禁止證券公司通過代銷傘形信托、P2P平臺、自主開發相關融資融券服務系統等形式,為客戶與他人、客戶與客戶之間的融資融券活動提供任何便利和服務。此后,有關部門又于4月17日表示,證券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參與場外股票配資、傘形信托等活動。不過,上述種種禁令對場外配資的影響并不大,甚至在此后的4、5月份,場外配資規模繼續大量增加。某大型配資公司負責人認為,這主要是因為前面的幾次禁令針對券商,所以并沒有對配資公司造成太大影響。

此后,證監會又于6月發布《關于加強證券公司信息系統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上述配資公司負責人說,也就是從彼時起,其公司決定著手逐步減少新增業務。不過,真正停止新增業務,是在7月12日的新規下來之后。他說:“按照新的規定,場外配資都已經被定義成違法了,還怎么做?”

長江證券在近期的一份研報中亦認為,7月12日《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是對6月12日《關于加強證券公司信息系統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的進一步重申和細化:一是明確了各地證監局核實工作、協會評估認證工作的時間表,對證券公司的審查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二是新增了對中國結算的賬戶實名檢查及管理要求,首次明確信息技術服務機構等相關方直接或間接違法從事證券活動的,應當清理整頓,在6月12日前的存量可以持續運行并逐步規范,但不得新增客戶、賬戶和資產;三是強化了監管力度,對涉嫌犯罪行為將依法移送公安機關。

迅速式微

7月12日的兩道“金牌”之后,包括米牛網、金斧子在內的眾多場外配資機構宣布停止新增業務,并表示妥善處理好存量業務。PPmoney公關部負責人說:“目前,我們平臺上股票配資的入口已經下線了,只維護存量,等到這部分合同到期了就停止該項服務。目前存續的合同分不同的期限,最長的期限是借款6個月,預估剩下的合同平均到期時長在3個月左右。”

不過,這場監管者發動多個部門聯合對場外配資清理的活動仍在持續。

7月14日,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發布關于貫徹落實《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其中要求各證券公司、信托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基金、期貨公司應當對名下開立的證券公司定向資產管理專用證券賬戶、證券公司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專用證券賬戶、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專用證券賬戶、信托產品證券賬戶、私募基金證券賬戶、期貨公司資產管理計劃證券賬戶進行全面自查。

顯然,這場監管層對場外配資的重拳清理,已經由民間配資擴散至傘形信托。多家信托公司相關業務人士透露,其公司已經停止了新增傘形信托業務,包括新增子賬戶。某信托公司人士透露:“隨著公司傘形信托規模逐漸增大,風控壓力愈發明顯,所以我們公司在兩周之前就停止了這一業務。”另外一家信托公司人士亦表示,公司已經決定暫時不做傘形信托了,存續的子單元在到期后也有可能不允許展期。值得關注的是,據媒體報道,某南方信托公司更是對內下發業務通知,計劃停止所有結構化信托業務,包括存續期內的信托業務。這意味著,該公司的所有傘形信托、單一賬戶結構化信托業務都將停止。業內人士認為,停止傘形信托新增業務,將意味著那些利用“傘中傘”模式開展業務的民間配資公司也無法擴大規模。

事情仍在發酵。7月16日,恒生電子發布公告表示,為落實證監會《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將關閉HOMS系統任何賬戶開立功能,關閉HOMS系統現有零資產賬戶的所有功能,通知所有客戶,不得再對現有賬戶增資。據業內人士介紹,HOMS是目前場外配資進行傘形分倉最常用的一種信息系統。此外,據媒體報道,另外兩大場外配資信息系統供應商銘創軟件和同花順亦相繼采取了類似措施。

這可謂是場外配資中常用的傘形配資業務的“滅頂之災”。7月17日之后,多家大型民間配資平臺開始通知存量業務客戶,建議盡快清盤。其中一家配資公司的客服人員表示,其原因在于目前HOMS系統已經停止了補倉功能,所以與其等跌破預警線、平倉線被強平,還不如自己主動清盤。這意味著,目前對于一些場外配資機構而言,不僅新增業務無法開展,就連存量業務也會被盡快清理。

客觀存在的需求

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在監管者的“組合拳”之下,僅僅一周時間里,原本熱火朝天的場外配資就要面臨新增業務停止,甚至一些存量業務也要被加快清理的局面。

對于此番重拳清理的緣由,證監會在7月12日的公告中說:“場外配資又出現了卷土重來的勢頭,可能再次危機股票市場平穩運行,必須予以清理整頓。”實際上,杠桿資金助漲助跌的作用在此輪牛市中表現得淋漓盡致,特別是在近期的快速下跌中甚至引發人們對系統性金融危機的擔憂,使得監管者目前對A股市場的平穩發展有著更為嚴格的考量,而高杠桿且存在種種不規范可能的場外配資則首當其沖,被清理整頓。

不過,隨著事態的發展,一些隱約可見的跡象亦值得關注。日前,武漢一家線下配資公司董事長稱,一些從券商渠道和線上P2P退下來的資金最近找到他們,使他們的業務量同比有了不小提升。事實上,在配資需求始終存在的背景下,場外配資由線上轉到線下,由明處轉到暗處正為業內人士所擔憂。某大型互聯網配資公司高管說:“在清理整頓之下,很可能一些資金會選擇那種原始的配資方式,那些已經流行了十多年的‘個人賬戶、人工盯盤’的方法可能會再度大規模襲來”。這位高管口中的原始配資方式,具體而言即配資機構開立個人賬戶供配資客使用,賬戶由配資公司控制,資金則來源于典當行等機構,利率較高,風險更大。

“牛市時,對杠桿的需求是客觀存在的”,曾成功預言了此輪牛市的國泰君安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任澤平在近期的一份研報中認為,與國外相比,A股市場融資正規渠道門檻高,場外配資杠桿高。他說:“開立兩融賬戶需要保證金至少50萬元及普通賬戶開戶2年,擠出了一批散戶。大批散戶涌向場外配資,杠桿高達1:4-1:10。與此相比,美國兩融門檻較低。”

他建議,一是要將場外配資納入管理范圍,規范透明;二是開正門,堵偏門,降低融資門檻,差異化融資利率;三是發展融券業務;四是嚴控兩融標的、融資比例及股權質押比例;五是由于兩融合傘形信托等涉及跨部門監管,建議成立一行三會聯合行動小組。

2015年7月12日,A股趨穩后的第一個周末,證監會發布了《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表示近日隨著市場回暖,場外配資又出現了卷土重來的勢頭,可能再次危機股票市場平穩運行,必須予以清理整頓。同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向各地網信辦和網站下發通知,要求全面清理“配資炒股”等違法網絡宣傳廣告信息。當天晚上,知名網絡配資平臺“米牛網”宣布停止其股票配資業務。

此后的一周,事情仍在發酵,之前風生水起的場外配資迅速顯現式微。實際上,包括場外配資在內的杠桿資金既在過去的一年中為這輪牛市推波助瀾,也是近期持續三周大跌的“加速器”。在經歷了這場甚至被擔心引發系統性金融危機的“股災”之后,A股市場的穩定自然受到監管者更為嚴厲的考量。

場外配資,這項被監管層多次規范卻又在A股趨穩后呈現復蘇之勢的業務,在此時成為了“出頭鳥”。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qq飞车官方